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福建长乐金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53|回复: 1

不愿分手 一山东籍男子扼死自己女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15 21: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华网福建频道 2004-05-21 17:26:18

! e5 k+ i3 k2 N. f

 

0 J9 B7 z8 }4 b( Z+ ]. O

新华网福州5月21日电(黄允明) “我杀了人,想自首。” 4月11日晚19点57分,一个带浓重北方口音的男声在福州市110指挥中心的电话筒里响起,“我昨晚与女朋友在长乐市金峰某旅社闹着玩时将她扼死,尸体还在现场,麻烦你们通知有关部门处置一下。”

/ d" ]/ ]) n, x& p; V. v9 o

 

/ Z0 R7 Q0 w( Y* _) v

    “是真是假?”110接线员们一面接听,一面拨通了长乐市110指挥中心的热线电话,发现当天早上该市刑警队在金峰某旅社确实发现了一具被扼死的女尸,作案人已潜逃。 ) [" v! H, `9 d, B

 . C2 b. V3 l$ g7 _! I# T1 a+ C7 p2 M

    自首者是用手机打的电话。接线员问他身在何处,他讲在福州,问详细地址就不吭声了。很显然,对是否现身自首他还在犹豫中。 3 ?( v0 g: m. L! u1 H

 - U ?% q I& H$ V0 G

    20:02分,长乐市刑警队的郑队长等人开着警车赶往福州。车上,郑队长拨通自首者的电话,对他说:“你关心女友的遗体,说明对她还是有感情的。”自首者连声称是。郑队长又说:“既是一时糊涂铸成大错,就不应该再错下去。你打自首电话,说明你有悔过心理,政策规定对自首者会宽大处理,你不要错失机会。”对方沉默了一会,说再想想后就挂了电话。 4 N9 \# U9 ~8 a$ J. u6 \: X' q4 x

 / p# E& T& F. H: F" Y

    半小时后,自首者说出自己在福州白湖亭收费站附近,郑队长要他原地等待,随后高速赶往该地。8点50分,一个穿灰色夹克衫,中等个头,平头,黑脸,厚嘴唇的青年来到郑队长车前。他用浓重的北方口音说自己就是4月10日晚在金峰某旅社扼死女朋友朱芳(化名)的山东临沂人刘强(化名)。 2 ?5 D3 f6 y* B: s( g

  4 L# z( e% ~; s( F/ j

    当晚,刘强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 8 f+ ]9 j" [! ?& V R# k+ r

  0 w( c$ \ g3 _

    郑队长通过预审后惊讶地发现,刘强与受害人朱芳是一对同居情侣,他(她)们一年前先后从山东临沂农村千里迢迢来到福建省长乐市漳港某精编纺织厂打工,均有不错的岗位和收入。平时,两人来往密切,同事们也都知道他(她)们之间的关系,因此也未发生第三者插足之事。那他为何要狠心扼死她,在离故乡数千公里的异乡旅社,在春风吹拂的南国之夜。 ! t) [3 K) l6 R/ J6 p% C

  7 _( ~9 H9 B t( D" k7 N6 p

    为解开这个谜,4月20日,笔者到长乐公安看守所采访了刘强。他详细地讲述了案发经过,讲述了自己的人生历程。      % p8 p7 _, R+ F! `

  * V/ D# O; Y7 ^3 L- f! u

自首者自述 {: n( V; E% W

 # h! b) o2 x4 R

“为摆脱“泥腿子”生活,我把年龄改大两岁” # c5 |$ D( g' T6 R# ]7 X

 4 b$ h5 j G, m' {& j7 R

    我1980年2月8日出生,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汤头镇某村人,小学文化,家有5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靠父亲杀猪和母亲干农活谋生。11岁那年,即我小学三年级时,父亲病故,家境艰难。为补贴家用,我边上学边帮家里干农活,成为村里“著名”的放羊娃,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当然,由于年龄最小,我依旧是家中的宠儿,这种特殊的境遇养成我日后既自卑又自大的矛盾性格。13岁小学毕业后我成了“专职”干农活的人。年龄增长了,见识也广了,我看到城里人个个衣着光鲜,吃香喝辣,回头看自己的满身泥巴与每日的粗茶淡饭,恨命运的不公,又羞于自己的身世。从此,摆脱“泥腿子”生活,作个舒服的城里人的想法跃入脑中并日渐强烈。 ) K2 f( b0 n5 p, ]% @' {7 P4 ~

  ) @ j" N" c3 G. ]' \

    在日复一日农活劳作中,我又咬牙挺了三年,然而精神上的痛苦却远比肉体上的劳累强烈。在感觉忍无可忍时,发现村武装部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征兵。我大喜若望,认为找到了跳出农门的路。然而,我很快又沮丧了,征兵的年龄要求在18周岁以上,我差了整整两岁。为了抓住这次机会,我死磨硬缠地要一个亲戚帮自己做了改大两岁年龄的手续,之后又找关系使村干部将参军指标让给自己,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军装。这是1996年10月份的事,那时,我还未满17周岁。 * i' i& l& \) @

  2 P2 z9 O% u7 o {* Z$ C

    到部队后,我凭借自己的聪明很快学会了开车,成为战友们羡慕的汽车连驾驶员。 " X: j! | h% L. ]

  8 m# @( {- V! K" q+ e& l) Q$ l

“为了更高的工资,我连续换了两个单位” ( g5 x) j i9 {; q

  " \7 y0 m9 y4 I4 f" K

    99年10月,我从部队转业回家,熟练的驾驶技术使我很快找到好差使--为沂南殡仪馆开车。这活看起来可怕,但不累,每月能赚七八百元。然而,干了几个月后,我不满起来了,认为干这么可怕的活却没拿到更高的工资,吃了大亏。先是发牢骚,后来直接找领导要求加工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后,我大吵了一通,离开了殡仪馆,来到临沂市河东区法院当开车临时工。这里的工作环境虽然不错,工资却比殡仪馆少了三四百元,这对我来说,比干恶心活更难以接受,不过我已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因为这差使还是亲戚朋友们费九牛二虎之力争取来的。在心不甘情不愿地苦熬了大半年后,我最终还是找了个借口辞掉了这份工作。 8 V, z' s; o9 G, t/ h' a& V

 & L6 {" J8 h* \1 p( U' ?. M

    然而这期间我也并非毫无收获,我嫂子的舅妈给他介绍了个女朋友。女孩叫朱芳(化名),临沂市临沐县白旄镇某村人,家中姐妹两个,父母一心想找个上门女婿来延续香火,我一家男丁富裕的状况正中他们之意。他们要我当未来的上门女婿,我同意了,从此住进朱家。 : W. Z7 u ^1 y$ p7 ^9 N

  . e! Y* z$ I" \5 n3 i, h

    俗话说,女婿半个儿子。对这个寄延续朱家香火之厚望的上门女婿,朱家父母确实把我当成亲儿子一般看待。他们让我不要开车,因为这活有风险,只要求我在朱家干点农活或当个竹编工艺活的下手。为了让我安心,老两口用积攒的两万块钱给朱芳和我盖了座新房。 2 a0 ]* z0 ?1 U

 / v5 }+ V+ I7 [ @- J

    对这一切,我自然很高兴。然而,我最满意的是,朱芳的性格十分内向、老实,对我百依百顺,在认识我的第二天,就将少女最宝贵的感情交给了我。 & m( h) f& i* N! g0 v+ [; o4 m

  / K6 U0 I- y+ u; _# n( @& u

“我觉得自己吃了亏还不讨好” . ?1 F- x& z) f$ R

 ( X7 }" {" M3 m, i+ t$ W) n

    2002年初,朱芳与几个同乡一道,到千里之遥的福建省长乐市漳港镇一家精编纺织厂作工,而我依旧在家中干农活,我觉得委屈和不耐烦。不久,我跟二老讲也想到长乐打工,说这样即能和朱芳在一块工作生活又能互相照顾。他们同意了,就与长乐漳港镇那家精编纺织厂做工的亲友取得联系,帮我找个活干。2003年正月14日,二老将我送上山东至福建的火车。他们万万不会想到的是,灾祸的根子就此埋下了。 0 t2 e9 ?+ `8 \

  : t! L1 x; U3 V' C7 ?2 I

    我到厂后,在朱家亲友的安排下,跟机修师傅(朱芳的同乡)学机修,边学边实践。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机修活越干越熟练,但对新环境的不适应也一天天暴露出来了。我性格比较孤僻,不擅与人相处,经常被同事们取笑。不久,我发现干活的时间越变越长,从8小时、10小时到整天随机侯命,老板却没有相应地加工资;机修师傅老占我的便宜,经常叫我顶他的班。这让我觉得受不了。一天晚上,我好不容易和朱芳呆在一起,这时,厂里的机器出了问题,机修师傅外出了,老板又叫我顶班,为此我跟老板和师傅红了脸。最让我气愤的是,我觉得自己吃亏了,同事们反倒都来说我的不是,说年纪轻轻,算盘整日吊在胸前,计较太精了。更让我不安的是,寡言内向的朱芳对我越来越疏远,越来越冷淡,最后寒着脸提出分手。我又恨又怕,恨的是自己吃了亏还不讨好,墙倒众人推,怕得是朱芳因此离我而去,那真是丢尽了脸。这些想法日夜折磨着我。 9 p9 M6 r& `! ?3 r5 _6 ?4 O2 o

 8 X9 X1 |& a. ?

    怒火终于爆发了,今年3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我上夜班。9点左右,老板的亲戚挡车工小妹小林(化名)的机车坏了,叫我去修理。我修理了半天还没搞好,小林以为我走了,又将机车启动,把我吓坏了,我想起最近的窝心事,暴怒起来,不顾工友们的劝阻,冲过去踢打她,将其踢伤,因害怕小林亲友报复,我连夜跑到金峰躲了起来。 + y% V& p6 {$ I' R* `3 m9 B

  0 `- O$ a8 o0 J: m# a

    我决定从此离开这家工厂。我想这年头只要有钱赚就可以了。随后几天中,我在金峰又找到新单位,而后回了趟山东的朱家。更令我感到屈辱的事发生了:朱芳已向父母告知与我分手的情况,(虽然二老并未将朱芳的话放在心上,依旧善言抚慰我)四邻们似乎都看不起我,认为我因表现不好被老板扫地出门。强烈的挫折感和屈辱感使我再次暴怒起来。闷着头过几天后,我迫不及待地乘车返回长乐,此时,我觉得自己像随时爆炸的炸弹一样。我想发泄,想报仇,却不知找谁发泄,找谁报仇。 7 t& x+ F- I$ z6 D- t+ x

 1 X+ b3 b! U9 g' d

    和上次一样,二老依旧拎着我的行李送我上车,沿途反复叮咛我好好工作。他(她)们不知大祸既将来临。 ' Q8 r! ?: `. b' C6 M* S

  8 ?3 P& h+ \1 @- e6 C) f

    4月10日10点半,我到达金峰镇。 % Y7 G- h8 M! E

  9 i9 H: C- `+ |+ F7 i

她静静地等我掐她 ; r9 u1 P6 s& S ]: X i5 Y* m

 + ` R% F4 X! i

    刘强讲到这里,仰着头呆了半天,似乎是痛苦,又似乎是回忆,而后缓缓地说出4月10日晚发生的一幕。他说:“那天晚上6点我叫了一辆车到漳港镇将朱芳接到金峰。此后我先到小吃店吃点东西,她跟着去了。吃完后我们去散步。她走了一会儿后说很烦闷,不想走了。我就说附近有家山东老乡开的旅社,我们去要个房间,安安静静地看看电视。随后就走进该旅社的406房间。进房不久吵了起来。我说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要跟我分手?朱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冷冷地说你为何又回来了,又说嫁给你我还不如去死。冷漠的口气使我非常愤怒,我对朱芳吼叫说你想死去,你以为我活着就有意思吗?说着就去掐她的脖子。她也不反抗,闭着眼,静静地等我去掐。我掐了一会后,她突然睁开眼,说两声我好闷后就不动了。 / Q* w. A, p5 J/ g! T

 / N f$ M# a/ `% `2 h# G# B5 O

    “我把她放到床上,拿个枕头垫在她脑后,又将她披散在脸上的头发梳理到脑后,拉过被子给她盖好。当时时间差不多是8点半,我有点慌。就看了一会儿电视,9点多时,我脱下外衣当枕头,睡在她的身旁,睡前我还用右手握着她的手臂。我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5 B/ O/ w+ h) s7 ~

 , W2 w9 b4 g& ]) Q

    “我睁开眼时,发现已是早上7点多了,我发现阿芳的手已冰凉,瞳孔放大。我穿好衣服,又给她盖好被子,对她说:阿芳,对不起,我现在要走了,我犯下了滔天罪行,你放心,可能五一节时我就会跟你相会了。后来,我坐车到福州,在省政府附近某酒家开了一个房间,呆到晚上7点左右后打110电话自首。”刘强说完后,似乎如释重负。笔者见状问他,这几天你有没有想起被你掐死的女友。他点了点头。我又问,你女朋友的妈妈就是你的未来的丈母娘平时对你怎样?他回答对我很好。笔者又问,那你有话对她说吗。他似乎眼圈有点红了,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说:“我对不起她们,很后悔。这一切都是我的急性子造成的。我罪由应得,愿接受法律的惩罚。” * v7 D1 E: A% k2 {% e# b0 s

 : P* k- X5 S F. a) F- B

( p4 g7 q8 b5 R( _/ Z

    后来,笔者从长乐刑警队处获知,死者脖子有淤血痕迹(即掐痕),胃提取物化验未发现毒物。初步认定死者死于窒息。案发后不久,死者父亲从山东赶到长乐,在当地殡仪馆将死者火化。据说老人悲痛万分,痛骂刘强恩将仇报,要求公安部门让刘强杀人偿命。笔者又采访了刘强与受害人朱芳所在精编厂的一些山东籍的同事。他们均叹息说,刘强其实人还不坏,就是性格很怪,急起来什么都不顾,作事又很计较。他们还说平时见他还送点心送饭给朱芳,没想到现在竟然把她给掐死了。他们还说,那女孩子十分内向老实,就这么死去了真是太可惜了。 # Q8 ?) d' h5 U# R9 D- d: B

 * F: p6 ]; q6 K3 b7 e

    结束了采访,笔者的心情十分沉重:刘强驾车多年,没有在崎岖的公路上出过事故,却在宽广的人生大道上“翻了车”,给别人和自己都带来巨大的伤痛,这应该是他驾驭人生之车时承载了太多的“欲望”和盲目“求速”造成的吧。刘强“出事”了,等待他的是高悬的法律之剑,可是在当今那些浮躁和充斥私欲的人群中,会出现下一个刘强吗?

1 U3 J5 T( q+ o0 r

6 Z+ t! L$ @4 {! M0 ?) ?5 I# H4 u

' g8 p0 [# z( X9 k* C+ U

# s3 h/ Y* |0 |! ^/ j2 U3 c9 L2 @, i6 g& m4 y4 C: C7 i# V4 e; ]: h/ m+ v: a' j
稿件来源: 新华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21 22: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出来打工就没有这回事了,2个人在家乡平静的过平凡的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金峰论坛 ( 闽ICP备15022188号

闽公网安备 35018202000102号

GMT+8, 2018-12-15 06:59 , Processed in 0.17195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