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福建长乐金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22|回复: 5

劝架老人遭城管打死再次彰显其暴戾成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0 20: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月9日,福建福州,马尾亭江集贸市场,协管与一名摊贩发生小冲突后,一名老人上前劝架,疑因遭到协管方面人员的殴打,当场不治身亡。据了解,老人今年70岁,是当地人。现场有目击者称,两个协管追打老人几十米,一协管勒着老人脖子,另一协管用拳头打老人。(海峡都市报4月9日)
. W5 F) m! e( Z8 Y: `1 A( [& k8 h7 c1 r9 ~- }2 P
  毫无疑问对70岁劝架老人施展暴力的城管又是我国著名的临时工,所谓的协管;虽然城管这回看起来又摊上大事了,但也不必太担心,临时工嘛,开除或刑事处分,再从社会上招就是了,反正没有工作的街头痞子流氓多的是,都是城管取之不尽的人力资源,一但出事,又可以当作推卸责任、逃避惩罚的挡箭牌,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包括城管在内各种执法部门热衷于招聘临时工冲在第一线的重要原因了。临时工在大街上暴力执法,在编的正式工呢,就比如昨天新闻中曝光的长沙某城管中队长,以拆不拆一块广告牌这屁大的权力尽然与酒店女老板玩上了权色交易,被当场捉奸在床。临时工与正式工,一文一武,无不彰显出龌龊和丑恶,也让这个已经在中国臭名昭著的暴力组织几乎天天的丑闻现行于媒体和网络之中。
" w1 V! D. m" p; ~7 c# V: [
% v. A- E  y# e9 b1 A6 Q5 u# ^- |  其实涉及城管暴力的新闻几乎早已经为成为新闻,甚至让公众神经变得麻木,我们发现很多时候城管并不仅仅只是针对那些街头小贩动用土匪式暴力,很多时候对围观者、尤其是拍照者或本文中的劝架者进行群殴,为什么?很简单,城管自己知道自己的暴力行动已经让他们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做贼心虚的城管最在意的就是被路人取证或“管闲事”。甚至发展到一个70多岁的劝架老人也不放过,这种往死里打的暴戾恣睢,让城管丑恶的形象再次展现于公众视野,不是媒体想黑城管,而是这多些年来,城管实在干出了太多比黑社会还黑的暴戾事件,以至于“称砣”都成了城管的公共形象。
0 Q& l4 f3 B. S0 o
6 L) r$ {# u: z) @+ B4 s6 G  当然很多人也会说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或者说城管也有工作难处,但事实上有没有必要设置这个部门都是个问题,城管是综合执法部门,涵盖了很多执法部门的权力,蛤反过来说恰恰是很多执法部门不给力或缺乏一个更合理的执法模式,全世界似乎也只有中国存在一个游离于法律之外的城管组织,中央政府里甚至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城管主管部门,法律里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应该存在的奇怪组织,如果国家成立一个城管部,只怕都会成为会世界的笑话,毕竟城管的权力本身就属于业已存在的各个拥有执法权的部门,包括市容环卫、园林绿化和市政管理、城市规划、环境保护管理(部分行政处罚权)以及工商行政管理(仅对无照商贩的处罚权)和公安交通管理(仅对侵占城市道路行为的处罚权)等7个方面,把那些有执法权的权力集中到另一个专门的部门,这还真是个畸形的行政模式,果然是中国特色。: Z0 N/ W4 @- b1 S* G. }5 U
" }0 v7 u5 V$ c7 R
  然而真正的问题却是城管部门在执法过程中存在的大量被曝光出来的暴力丑闻,比如延安踩头事件、湖南称砣杀人、这次又把劝架老人活活打死,可谓不胜枚举,也几乎每次出事都以临时工收场,简直成了冷笑话。人们不禁要问,尽管城管次次都信誓旦旦的表示要文明执法,可为什么暴力事件仍然层出不穷?难道城管天生的就暴戾恣睢?显然不是,警察也是执法部门,工商、税务、卫生等部门都在执法,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并未普遍出现暴力事件,或者都是依法行使权力,唯独城管,动辄行使暴力,包括对“管闲事”的围观者行使暴力,在公众的印象中,城管显然已经暴戾成性,恶习难改。究其原因,包括没有法律授权的权力被滥用、并被大量从社会招聘的地痞流氓随意滥用。虽然小贩固然有一些素质问题,但采取暴力手段对付谋生的弱势群体,绝非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5 V6 D  o0 T% ^% M/ m* |- B
  q8 F9 u& m7 n8 A% \) ?8 p  城市管理,最好去学习一下国外先进的管理模式,人家没有城管,照样比我们做得好。相反一个连劝架老人都被追着打死的城管组织,只会成为社会的祸害,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几乎被公众骂烂了的组织,却能在丑闻和骂声中继续着他们一以贯之的暴戾。
" h5 G* t4 f' Z0 }, h2 p8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10 20: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州六旬老人遭市容协管员追打身亡

如今,68岁的马尾亭江老人郑修院,再也登不上16日飞往美国的航班和孩子团聚;家里留存不多的他的生活照,也将成为已经与他分离11年儿女的最后念想……昨日上午9时许,在福州马尾亭江集贸市场附近,郑修院因对两名市容协管员工作态度进行指责,双方发生口角。两名协管员动手打人,郑修院倒地。随后卫生院医生赶到现场,经检查,确认郑修院已经死亡。7 o# O1 J( o8 Y8 O7 A- H2 T

1 w- b. q9 G& c8 k  m/ y福州市马尾区委宣传部门的通稿称,目前,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伤害案对犯罪嫌疑人翁某某、林某某予以刑事拘留,并对案件进一步开展调查取证工作。案件发生后,区、镇两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马尾区负责人表示,要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认真调查,依法处置。' W2 s  V$ H# a* p6 s3 G7 d
6 y$ T  d& v1 M6 R, R+ V
两协管员追打六旬老人殴打持续十余分钟
- o+ v5 j6 T2 r* b" O& S: L3 h; y
, S1 H$ I$ I2 S7 X# R& \昨日上午11时,事发现场已经被拉上警戒线。但在警戒线之外,还有上百人在围观。
. N" ~7 x+ a( d; w1 g0 ^9 L( _; D# f" ]6 _) }5 i' j: n
“对一个近70岁的老人下手这么重,这些人真的很过分。”回忆起事件发生的那一幕,村民郑仕海显得有些愤怒。
4 a$ F( r" |& r0 F
( D( ^# R6 p6 w/ L7 q“那两个人,一个人站在老人背后,负责勒脖子以及反扣双手。另外一个就站在老人家面前,抡起拳头一直朝老人的肚子和胸口打去。”郑仕海说,他急匆匆地上前一看时,当时的郑修院脸朝下,没有发出声音。再仔细观察,发现郑修院脸色已经发青了。
9 i! Q" Z, c, S1 f5 \8 Q' W4 g
1 c8 ^8 [% h& A. d( C- @, X" [“看他那样的表情和脸色,很明显已经是快不行了。”郑仕海说,当时在场有很多人看到,但是都不敢上前劝架。已经倒在地上不起的郑修院仍被两人拳打脚踢。这时候,他上前叫两名男子停止殴打,并用力推开他们。但是,他没能成功拉开那两名男子,反被这两人打了几记耳光,后脑勺也被重重地拍打了几下。
/ F& L6 ?. H4 W4 U% q9 v( i7 W2 t% `9 u
$ K! C6 ?* W4 m% X& V他称,大概在殴打十多分钟之后,这两名男子迅速离开了现场。随后卫生院医生赶到现场,经检查,确认老人已经死亡。
+ K% ?- z( S2 F# ~. u
8 @+ n& E+ p1 ?2 f/ e# M! h, B因老人为小摊贩打抱不平而起两施暴协管员平时工作粗暴, L1 G& o$ ~7 O& x& X+ q. z
3 a( `, A1 Z9 h8 \$ |  ]
在集贸市场边上贩卖甘蔗的一位姓林的中年男子称,事发时,这两位施暴的协管员如往常一般在这里巡查。而那个鱼丸摊就摆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名男子用脚踹了一下鱼丸摊,并对鱼丸摊主说,禁止在这摆摊售卖。就在这时候,郑修院恰好从一旁经过,就上前与之理论。2 a* A" w; e6 L, V

  a, I% |8 z! s0 x4 j“当时那名被打的老人好像是说,摊主是从连江特地来这里卖鱼丸的,赚个钱也不容易,你们不要这样子对他。”话音刚落,就发生了接下来追打老人的一幕,追赶了有50多米。; \6 r8 r# D; Q  t# J

' T7 u+ w6 A* g4 h  e1 y附近几位目击事发经过的摊主也告诉记者,这两名打人的男子,一个个子很高,身材十分魁梧,另外一个则是个子相对瘦小。平时这两人在这一带,时常会对一些小摊贩在言语上进行威胁,甚至有时还会有暴力的情况出现,附近的一些小摊贩对这两名协管员也是敢怒不敢言。
  r; D, ~0 V6 f$ Q0 Y( Z
1 ~& Z% S% B2 e: v老人16号准备去美国享福上个月体检身体无大碍
  e" K" Y3 t+ m4 c# G$ [9 X9 D$ o6 j: u
“签证和护照都已经下来了,16号就要去美国享福了,结果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郑修院的家属告诉记者,老人平时不怎么爱拍照,如今,存放在家里为数不多的老人照片,却成为家人们对老人最后的念想。# Q$ O$ v6 X+ O: ]# u5 k# q

/ Z" a2 Q! N% `. J事发现场的集贸市场与郑修院所住的亭江镇西边村,相隔并不远,老人平时步行只要15分钟左右就能到。而昨日上午8点,郑修院骑着自行车载着老婆陈女士到当地的一家私人诊所打点滴。4 G$ t' ?! k. T& `; K9 S) u& b! L) v
) }  N' w- ?. b1 B
“他买完菜回家后准备来接我,我还跟他说,我没那么快,你可以在附近待一会再过来。”陈女士说,万万没想到,她再也没有接到郑修院接她回家的电话。如今接到的却是一个噩耗。“如今美国去不了,人也没了,我们只想讨个公道。”
4 K" O6 u9 m6 O0 r* X7 h- ]" J" y0 P7 w* s+ G. `9 }
郑修院的弟弟郑修永、郑毅告诉记者,郑修院虽然近70岁了,身体却十分健康。“这次准备去美国,也是上个月刚去省立医院体检过的,身体非常好。”死者亲属提供郑修院的一份2013年的体检报告显示,老人的血脂和胆固醇指标偏高,医生建议其合理健康饮食,以预防心脑血管疾病。
+ P; A) o. H' h- |% v* w$ @. M. @& t) B2 L/ o
两施暴者为市容协管员目前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 O9 h  \+ t+ d8 P
5 _1 h. T+ f& f$ g) c, `昨日下午,陆续有法医、刑侦大队的民警以及马尾当地的一些政府官员来到事发现场。% j" K7 E$ i2 H  n$ l, f
" X. O# S5 o. V3 Z8 m
亭江派出所的张副所长告诉记者,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警方控制,接受审讯。他表示,两名犯罪嫌疑人年龄分别为37岁和49岁,都是马尾当地人。在事发当地上班,分别有3年和8年的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11 17: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州老人指责城管遭打致死 涉事者疑为临时工

郑修院原本计划五天后同妻子赴美与孩子团聚,但遇到两名协管员之后,从市场到储蓄所门口,再到最终倒下的餐馆门前,短短40米的距离,却成为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程。7 ]' d9 h# D. N7 u
; T2 u8 ]+ B$ D: j7 [, e2 E+ P
  老人数次被打倒  m5 T" U$ c# d% {) s/ r
$ t8 }, g: |0 U7 R3 i! I& B

; Y2 i$ L; V: Z& {/ P/ I$ o
! ]4 z$ d5 Q& q* v" ?3 `5 c  上午8时,锦洲路十字路口边上的邮局储蓄所开门营业。
7 N5 g  S  o0 e5 N* k- ?2 D+ K: }: F$ A
. E7 X! P9 l; |" x

6 J3 k7 Q0 F, x/ \% p  将近9点的时候,正在邮局帮助储户办理业务的保安员陈志程突然看见郑修院老人推着自行车走到储蓄所门前,随后追上来两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样子显得很凶。
) [6 \9 K5 L4 t( d% X
8 I" I* s0 J3 N3 [* V: U$ o3 |$ u9 G, F2 o9 [8 \- |  Z
& E7 P- W( {' I7 Z6 w
  其中一人抓住自行车的车把,另一人开始推搡老人。郑倒地,爬起来后试图跑开。两个年轻人一直追。陈看到其中一人用手勒住了郑的脖子,另一人则对郑拳打脚踹。
, _& O' h3 K) {$ c
" A# h9 Q* @, W
! d# Z! C" e' `& Q
$ m$ L) ~1 Y3 j  陈志程看不下去,冲上前抓住勒郑脖子的年轻人,要求他们停止殴打。陈说:“根本劝不住!”他抓住一个人,另一个还是在踢打郑。
& K9 D) G5 c' E; n* l6 e* ?1 A' m: P" Q8 k. t( P! X$ c
& x8 I  g% Q/ o; T

1 M# H+ @( V1 g4 Z6 r  上前劝架的还有村民郑仕海,“我叫两人停止行凶,并用力推开他们。”但是,郑仕海也没能成功,反被打了几记耳光。
) I+ {7 \( y' g- a+ Z5 k% p
" i' F, }/ S# H, g! l" F* Y* }2 p( y

5 b" A1 D8 S: F0 Q! s  “那两个人,一个人站在老人背后,负责勒脖子以及反扣双手。另外一个就站在老人家面前,抡起拳头一直朝老人的肚子和胸口打去。”郑仕海说,他急匆匆地上前一看时,当时的郑修院脸朝下,没有发出声音。再观察,发现脸色已经发青。+ q; l0 u: C; i7 i& ^* q

5 O* O! P# t% J6 i6 a' j
6 R7 L% K* F& j! i" }# J  j( y4 g( G6 q' k5 w9 r1 A
  这时又过来两位老人,试图劝阻另一位打人者。郑再次从地上爬起来,向马路对面走去。但两个年轻人还是不依不饶,继续一路追打。( e& J2 L5 q% T/ j

4 g# p; V8 N) Q2 m) b/ |9 l6 n6 b% G
" ^# H2 s# E7 I6 M- s6 Q% g
  在储蓄所对面的餐馆门前,郑再次被打倒在地。陈志程看到郑曾试图爬起来,但抬起身子又无力地倒了下去。- [6 A4 f8 ]9 ~1 p* t7 ~

& |  h4 P9 l( v  N
3 k& D  H1 w! t- G( T6 y
$ a- ~2 ], i7 J" f# c. C  打人的两个人一直很凶,陈志程没听见双方说话,只看见老人数次被打倒在地。陈说,他试图劝阻打人者,但是劝不住。
  D: n. x8 ^4 X& |( n8 n2 j
8 r  b3 G* n% V# x" {( c/ D9 b6 _5 K

5 D, P! a) j; q. _3 \  陈志程说,后来他到警方作笔录时,听先前一块儿劝阻打人者的两位老人说,郑修院倒下后,他们叫来了医生。医生赶到现场检查后说,郑已经不行了。0 k3 `# l4 f2 `: n( S5 U

. C+ c! l' [$ d1 d- J8 ~- Y/ C2 i) `) s/ t/ T+ i

$ k4 G8 x2 s3 C; v) [* u  整个过程也就十几分钟、一刻钟的样子。从储蓄所门前到郑最后倒下的地方,也不过20多米的距离。
; E" a9 p3 z9 B# _8 ]+ R
' U5 H5 E1 _* C4 I8 d& l
/ X; y" n" b$ |8 j4 O
3 k1 k0 `3 Q% s0 {* R5 v  邮局门前的两个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事件发生的过程。据称已被警方调取。
/ s: Q* U4 E) {) ]
7 A9 j) d4 P: Z3 `$ {$ M$ E: u
  P: o6 x7 ~+ w6 j
, `( C0 f: S) s7 \1 E' p  一位目击者说,其实两个打人者开始是跟别人发生冲突,还动了手。郑上去劝,结果反受其害。5 Y- s7 }+ k3 t

  G; L0 f! t) L6 A2 `9 C1 o/ p# U; u2 _& O& \. d% f& u
0 m, {7 I; h( q: f, A' i
  打人者平时很粗暴, \9 O+ e, f/ \0 V: {$ ?

8 G9 Z/ f- w9 c) f  E* J- q2 B& X  k+ a1 h$ v4 f$ o/ U0 S

' n! w) A5 \) p  据当地媒体报道,打人的两个市容协管员“平时工作粗暴”。
; ]) W+ I' D- r
+ Y! [- S% O$ d. F4 v) {$ r" }! H  w5 K  z4 b4 A/ _) P
8 U/ I1 ^8 r6 K/ {8 j
  亭江镇锦洲路的十字路口,每天一大早会有很多农民到此摆摊。附近的商贩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事件因协管员粗暴对待一位摆鱼丸摊的妇女而起。
8 M. n4 Y3 d# t7 T  W0 r! Q! {$ f/ y

+ h! O2 E$ u3 g/ W- A: Z+ S+ b1 |% s  X8 h
  事发当天,两个协管员不让这位妇女在此摆摊,说那里禁止摆摊,还用脚踹了这位妇女的鱼丸摊。5 e3 U$ S( ~% d% {4 H5 O/ m$ i

" r( ^; j$ @* c9 p* ]# K2 e, ~1 [. c. ]

; N% S) I% ?& G. }. Y/ M  郑修院当天一大早吃完饭就出门了。他每天都是如此,从西边村到亭江镇上去转转,找人玩。+ q% f5 L; B" n, d
6 A$ T8 I. T; j. a7 ^3 Z
9 X6 t; M4 G& a5 p9 n5 I

! x' Z2 V0 f6 L- l: E  见此情形的郑修院上前打抱不平,要求两个协管员不要如此对待摆鱼丸摊的妇女。
1 g9 k/ j! r' v, {- a1 Q
% L! {9 ~7 R! Y, t2 Y7 m) t8 m' [  X% T5 C& p: C

# m. Z: H; B+ ?9 e" }  随后就发生了协管员追打郑修院的事件。值得一提的是,妇女摆鱼丸摊的地点,离储蓄所的门前有十几米,还要拐一个弯。两个协管员为何要对一位老人如此不依不饶?% ~5 W: f  D$ g9 M' |1 W7 x7 j4 ~8 [- w! |
* T7 ^$ |7 D/ z6 o

! V6 C# z% W: K- k; K4 r) W* e/ n& t- B4 }' r7 n; \$ {
  亭江镇政府的官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林某某、翁某某是几年前在本地聘用的临时人员,不是正式的公务员。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对违反市容管理的行为进行“劝导”,没有执法权。市容管理的工作与城管工作有交叉之处。据称,临时聘用人员的工资每月一千出头。
4 j1 h0 `7 z7 g% Q" O. W  i5 x( |3 Z: f' e6 k
* s4 g, C0 B# ?7 N% V
' L+ L' y, ~" M' a2 r' t
  亭江派出所张姓副所长说,两名犯罪嫌疑人年龄分别为37岁和49岁,都是马尾当地人。在事发当地上班,分别有3年和8年的时间。目前正在接受审讯。# D; q1 g. m0 [4 H3 t
! _( g* o) s; f$ J' J1 a$ f7 f

- g8 S; V1 u3 W4 e. P* e* K* q; W' ^, T3 s5 B+ _6 [
  4月10日北青报记者在亭江镇采访时,市面上没有见到一位这样的协管员。商贩们说,昨天刚出事,这些人就都不出来了。
5 I; G& q* g9 @0 f3 H; j# _
( g/ i) _: I! i: }* D+ x0 u) \+ t  L& j4 s5 ~6 A# ~" t2 v

- T+ F: E5 g( V) D1 y; n8 Z  商贩们把这些协管员都称作“城管”。记者见到的商贩先后表示,打人的两个“城管”平时态度就很“粗暴”。他们看到违规摆摊的商贩,少有耐心劝说,多是“粗暴”对待。' S- }9 l3 _" S. R: L
, |8 e0 t% ?# t) D' j$ S+ H* x: h

3 C- k4 l* b! t$ B+ X% G0 ~; l! p# ?6 @6 ]" u7 [
  一位中年妇女说,她一年前曾经摆摊卖黄瓜,这两个“城管”见她摆摊不是地方,二话不说就把她的黄瓜从车上扔到地上。此后她再也不摆摊了。她还记得,那两个“城管”中的一人脸上有颗痣。# [: G! ]9 n. W2 \( A7 g3 X+ M3 k" C
# W, u% w9 G% g
# }( B  c* B! [1 Y2 Z
9 d" y4 _: x+ u2 m& Y: h
  至于那位摆鱼丸摊的妇女,商贩们说,事件发生后再没有见到过她。
+ R3 l- J2 J% H% _+ F+ `% V3 ?) `: n6 e
; g6 a: t1 K7 E: [* g/ h# k$ L; Y
0 v+ T* d" m: ^3 z9 W
  北青报记者提出查阅林某某、翁某某聘用档案,以证实两人确属聘用人员而非公务员,但被亭江镇政府人员婉拒。至于两人上岗后受过什么样的培训,平时是否有考核等,亭江镇政府人员未置可否。
& V. n8 J4 y$ o9 z% ~. u
5 C; D3 e% z9 B& W# J6 E2 U8 o. N+ |  B
6 b, Z# n% Y0 K8 b4 F
  家属否认签过60万抚恤金协议2 ^. S. }$ Q$ i
7 O# E4 p4 o8 j1 v3 A# A6 K

: c* N4 I+ j! l+ E0 p
" |* q4 z5 D* N$ A8 x7 t  亭江镇政府官方称,打人者林某某、翁某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 f* Q' [0 n6 Q( g7 t- m0 a0 e& o+ _( k3 K# D. U( m2 v

! M: b2 K6 G) c( }6 D/ c, l) o5 c! n% J4 o9 P
  躺在家中床上输液的陈碧英,声音微弱地说,她唯一的要求就是惩办打人者。郑修院的遗体现已被运到马尾区做解剖。陈碧英听说,解剖中发现她丈夫的一根肋骨断了。是否还有其他的损伤,结果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出来。1 E9 l8 M4 A) H! J
" M" I* J' V, ]8 a6 T! O4 c% |

" |+ S% N0 F2 ]* t2 o# O5 d, c# x! S, d$ y) N) \) k
  她原本和丈夫计划好4月16日去美国定居,机票都订好了,现在只好退掉。陈碧英说,丈夫早年曾到美国打过工,回国也有11年了。如今孩子在美国,他们可以去美国定居。
: }; r. c1 S. H" b
& {  |+ A' O0 r! f1 d$ I* s5 H9 [
$ T, G. L  G# u, Z
  u2 D3 N( }% Y1 [$ o9 ]  陈碧英说,丈夫身体一直很好,3月份才到福建省立医院做了出国体检,没有任何问题,平常在家还种菜,这次出国就是想再打两年工。
% A# p' M" g1 B1 y
( t" T8 n* a/ R) m/ x* i8 ^/ Q' {' J
, n2 Z5 ]5 E+ t5 D4 }) [
  郑修院的家人曾告知北青报记者,事件发生后,亭江镇与西边村的干部和他们商量过事件处理相关事宜,签了一份协议,答应给抚恤金60万元。此事未得到亭江镇政府相关人员的证实。
5 V% I3 _; b& K6 ]: |& M% R
# S1 l" U& d* @% ~
5 T. G( Y1 b& N8 l  C! H6 X1 S
: i2 s7 u% A( Y& S1 w* ^7 H. B: g  昨晚,死者的弟弟郑修永告诉北青报记者,家人综合考虑后,该协议已被否定。郑修院的女儿也在电话中否认签过60万元抚恤金协议一事,她说有家人不同意此事。
8 N* [$ w5 w; ]% ~& Z7 a8 b$ e2 V+ V* ]/ ]) u/ [1 ^9 M% F" h2 ?+ ~

+ I7 x- X  w+ e1 X% g% P, H8 B: k3 ]2 G1 O2 l  S
  事件发生后,郑修院的女儿一直在处理父亲的事情,两名打人者已自己投案。她说,目前有关部门成立了专案组。郑修院家人要求惩办打人者,并称这与今后的赔偿无关。
, y  o& a  k% W) q# Q) K; r
7 E8 @! X2 T4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1 18: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人必须枪毙,管理者也应判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1 20: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恒盛2002 于 2014-4-11 21:01 编辑 . s8 L( X* ^4 x. W1 l
  H0 c) ]4 [+ Y7 [
       屁大的事就愤怒到用杀人来解决问题。此类人渣从来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整天打着严格执法的幌子到处抢砸东西,好好“威风”哟!难道中国就没有能约束这些人渣的法律法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1 22: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要求全国范围内的城管大队全部辞退临时工,工作人员要培训合格后上岗,以后不要再找这样弱智的借口让人笑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金峰论坛 ( 闽ICP备15022188号

闽公网安备 35018202000102号

GMT+8, 2018-2-19 03:49 , Processed in 0.3751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