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福建长乐金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75|回复: 2

严控以人查房遭央媒猛批:速出新规实在心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9 08: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宏观经济东方早报" P% @$ O/ ]. f, {

2 h5 T- o5 E  C% ^' X+ O人民日报-微评论
; Z! V2 ]0 ~: X: }
9 T/ v/ Z+ P4 Z7 e5 ]) ^& p! u严格查房,是保护还是心虚: K% E4 |0 ?; e$ c. v- _: i0 X
7 a3 r! }2 w9 o* X4 I! g; d! M
日前,一些地方出台房屋信息查询规范,对以人查房方式作出专门约束。出于保护个人隐私和商业机密,新规确有其合理之处。然而,官员房产也具有公共属性,公众具有一定程度知情权;更何况房多多事件频发,速出新规难免有心虚的嫌疑。对此,各地应该给予更多解释。
' h: g* K) {0 h. U4 k$ k0 T
5 J4 c& U* y) B2 I7 B) q) N2 ?- C新华社-中国网事& e* ^, \, E3 Y
$ b: u5 J- F: C) E
应创造条件2 \: y3 z5 b- n% r) X/ b# l! x
7 t% Q% a8 S: a+ N' D" p
让人民监督官员房产& P8 q; b/ |0 c% b3 p: d& h: p; n
8 _4 d* ^8 A% u9 K! _
多地严控住房查询,被指保护“房叔”。有的地方还没把权力装进笼子,却已把房产信息装进笼子,多房官员如释重负,自然难逃“自保”嫌疑。保护公民隐私有必要,官员财产公开更是当务之急。不是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来监督吗,如何为监督官员房产创造条件呢?" J/ u+ {8 ]( i- N
8 E0 ?  F- L. M* C
早报记者 鲁勋 ' A; B5 G) r( ?, n  i# t( i+ q. I

- z' D/ b2 g8 `“房叔”、“房婶”被频频曝光,也引发了人们对个人住房信息安全的担忧。近日福建漳州、江苏盐城等地加紧出台房屋信息查询规范,对“以人查房”(编注:即在房管部门的后台系统,输入某人姓名和身份证号即可查到这个人有多少套房子)作出约束,再次引发舆论热议。7 O" V1 J* c7 m  p. W- Z
2 H6 {. o: T; ]# h- O$ v( G1 y
有地产界人士认为,不加限制的“以人查房”是对公民财产隐私的侵犯;一些律师则表示,房产信息的公开并无不妥。不少网友认为,此举会成为某些利益群体的“保护伞”。
3 j9 S' Z" K; F3 K- H4 r4 Z; s/ S- B2 T( ~& X# @
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央媒昨日也纷纷发表观点。新华社评论称,保护公民隐私有必要,官员财产公开更是当务之急。人民日报则表示,官员房产也具有公共属性,公众具有一定程度知情权;更何况“房多多”事件频发,速出新规难免有心虚的嫌疑。
9 b8 d: U+ L8 Z: }$ ?3 r( |
- Z7 f2 B5 L  l! p% ~多地严控“以人查房”
+ K/ B. ^1 b: e* G! M" |! m1 a& c1 I% t7 P0 m1 X4 V9 {3 ?' I! D# h
早报记者了解到,2012年12月31日,江苏盐城市出台房屋登记信息查询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从今年起,除申请人本人外,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纪检监察部门、证券监管部门办案需要;律师提供法院调查令或受案证明等材料;房屋征收部门、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持政府房屋征收办公室的介绍信;住房保障部门凭被保障人申请保障住房有关证明、住房保障部门介绍信等可以有条件地“以人查房”;其他情形一律严禁“以人查房”。
' w( ?: g( q5 L; s4 u( @* n, V. A' x8 x. X6 s3 W
盐城市住房保障和房管局在解读该查询办法时称,该办法出台背景系因建设部文件不够细化,在执行过程中各查询机构业务口径不一,影响了政府形象,同时,部分地区个人住房信息的不正常流出,引发了部分市民对个人住房信息安全的担忧;文件出台的目的是为了达到既发挥物权公示的作用,又保护权利人隐私的最佳效果。 ) s$ X& r, N$ ~' s/ x4 j

" I8 ^2 j* i& z福建漳州市行政服务中心本月16日发布的《市房屋登记中心规范房屋登记信息查询行为》的报道中提出,“为进一步处理好物权公示和隐私保护的关系,更好地维护房屋交易安全,保护房屋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该市房屋登记中心近日出台《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规定除申请查询本人房屋信息和国家公检法等机关的协助查询外,房屋权属登记信息严禁以姓名(名称)为条件进行查询。
2 [  A; s, M/ J5 M
. ~8 f( M! X) L  f据南京市房地产开发建设促进会秘书长张辉介绍,目前国内只有极少数城市可以做到“以人查房”,北京、广州、深圳、南京等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同样不能随意查询他人房产信息,只是未专门出台相关文件而已。
5 G7 r! M5 C* r1 B7 ]
# |1 A1 J, G5 m“按国家规章制度办”2 [- q9 \) k! e" o

$ v9 k7 X/ ^2 B3 ]# N3 y早报记者昨天在查证时发现,漳州除了发布上述信息报道外,并未对外公布《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的文件。该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方怡海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局以及漳州市政府并未出台类似文件,而是该局近期依据住建部等文件制定了内部管理规定,相当于员工操作细则。
6 I  v6 w- v4 F1 L& X  x3 C
9 @- f- b% P! x' j" F据漳州市房管局综合科科长肖水斌介绍,该市目前正在推进政府工作规范化建设,相关办法是对内部员工的业务指导和规范,对房屋权属信息可以查询的范围和人群作了明确规定,除本人和国家公检法等机关的协助查询外,严禁“以人查房”,只能以明确的房屋座落或房屋所有权证编号进行查询,并要求查询工作人员对房屋权属信息的内容保密。
: j+ K2 I4 v4 V3 K. O; w/ b. Z, l6 W- _, O4 {
肖水斌表示,该市相关操作规程均是按国家规章制度办事,制定依据包括《物权法》以及住建部发布的《房屋登记簿管理试行办法》、《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房地产登记技术规程》等。8 {' S4 W- R) J. U1 k% B; J

% P- ?) N8 |- F盐城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沈斌表示,此前该市用姓名同样查不到个人房产信息,今后该市个人房屋信息系统将逐步实现全省、全国联网,接触到系统的工作人员会增多,所以新规是将查询办法细化,只是规范内部工作人员查询,保护个人隐私。- \  I" i; f3 m: G" |# i8 m
3 W$ ~9 o' R$ X0 l% C
住建部等网站相关信息显示,去年以来,随着首批40个大中城市个人住房信息全国联网工作的推进,个人住房信息安全等问题受到关注,重庆、沈阳、南宁、武汉等地房管部门均相继表态,此举只用于监管需要,个人住房信息仍将得到有效保护,市民和部门不得随意查询。' q& r+ x5 o9 o, t

$ J- ?: f6 K( z5 ?央媒:新规有心虚之嫌
/ H1 z  W, S( z0 d: q; ~8 ~; j4 Y" T# I" D
多地出台规范严控“以人查房”的做法,也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一些网友担心,严控“以人查房”会成为某些利益群体的“保护伞”,不利于“网络反腐”。
" G# Y, R* Y" }/ y: E3 v  S* C9 R# W& o+ r/ G( }1 c0 @/ {7 t
也有网友认为,各地规范查询程序很有必要,毕竟公民私有财产属于个人隐私,不得随意侵犯,但同时也应早日出台公共查询机制,有效发挥房屋信息查询系统在“反腐”中的作用。
, t7 @) W6 ]7 G* s2 J
% M$ z/ F3 F1 V2 Q5 S. R2 o7 K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央媒昨日也纷纷发表观点。新华社昨日发表评论文章《应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官员房产》,称保护公民隐私有必要,官员财产公开更是当务之急,应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官员房产。! e1 v* ~7 t) V4 d& \& A

5 N+ A" s+ L* M: ]( B文章说,“房叔”“房姐”们手握大量房产,扭曲了市场需求,直接推高了房价。官员房产多少具有公共属性,公众具有一定程度的知情权。特别是掌握公权力的人成为“房多多”的现象应该得到遏制,信息透明便是方法之一。
* @4 M1 z! z5 |
2 D$ i" h% `7 W% ^" G1 M文章最后表示,要消除公众疑虑,应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官员房产。实行官员财产的公示公开制度就是公众的热切期待,不应对此刻意回避。1 j+ g( ]+ @$ U* N+ X

& ]5 d+ R- a) V) i7 Y* g8 o人民日报则发表“微评论”表示,出于保护个人隐私和商业机密,新规确有其合理之处。“然而,官员房产也具有公共属性,公众具有一定程度知情权;更何况‘房多多’事件频发,速出新规难免有心虚的嫌疑。对此,各地应该给予更多解释。”- h9 @. D3 Y: w5 f3 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9 08: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地严控“以人查房”被指保护贪腐
: o, y% }- u; h: l/ S  H6 N各地新闻重庆晨报2013-02-19 02:11; r" T7 g5 v2 R6 e' i! \

' F6 ~( o1 ?, K) Z昨日,有媒体报道称,福建漳州、江苏盐城等地加紧出台房屋信息查询规范,这些规范对“以人查房”做出专门约束。
" F% {8 b& i: b3 L& ~- V  O  W" W8 E( P* h2 R/ t6 h
消息引发争议,有网友调侃称“此地无银三百两”。业内观点称,政策有利有弊,一方面有利于保护信息安全,同时也不免成为某些利益人群的保护伞。律师观点则认为,房产信息的公开并无不妥。# J: }% _/ H6 L, w0 |( }; h9 J& E

; z1 T9 V6 U0 c+ A& ?5 H) l+ `  D以人查房?0 @' Q! E( q" K9 F  s# J9 T
5 T% l% T; I2 _, U3 o& u6 }' x4 t) h
多地严控住房信息查询
* V- k3 a; [: V! j( g, V! F
5 q# A1 |5 w* t% r昨日,记者从福建漳州市行政服务中心网站看到,2月16日,一条名为《市房屋登记中心规范房屋登记信息查询行为》的信息报道中提到,“为进一步处理好物权公示和隐私保护的关系,更好地维护房屋交易安全,保护房屋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市房屋登记中心近日发布《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以规范我市市区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行为。”刚出台的《办法》要求:“房屋权属登记信息严禁以姓名(名称)为条件进行查询,只能以明确的房屋座落或房屋所有权证编号进行查询,查询工作人员对房屋权属信息的内容保密。”
; z4 E6 s, i" C) {  W+ y* Q* \1 x+ c, w  Q8 R  |' `2 l% c6 h, }
另外,中国盐城网近日公布了《盐城市房屋登记信息查询管理办法(试行)》解读,解读内容中提到,除本人、公检法、住房保障部门、律师等要通过特定程序外,其他情形“一律严禁‘以人查房。办法称,部分地区个人住房信息的不正常流出,“引发了部分市民对个人住房信息安全的担忧,社会各界也颇为关注”。  a( |% r, L7 Y

7 ^" R2 C+ B6 V# [据记者了解,“房叔”“房婶”事件后,北京市建委也在内部明确了纪律,个人一律不准进行类似查询。另外,广州、深圳也在推进对房屋信息查询从严的相关工作。6 r- \% D* u# F) @* J# d9 m+ ~

4 _" E; o$ r6 K, i# O* Q出台背景
, b- C9 l/ d: d* R5 |1 Y. c
, O0 R4 O; m3 V; |+ ^& q房屋查询管制日趋严格' Z2 I9 o& S5 E) P/ y

( E5 ]! d/ ]' F, C各国房屋登记信息公开范围和口径虽有所不同,但一般都限于“以房查人”,“以人查房”受到严格控制。8 _3 Q" E6 u* ?
) a  r0 |9 C/ Y0 g
从中国房屋登记信息查询制度的演化来看,查询管制趋于严格。2006年住建部出台《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采取了“以房查人”方式。此办法明确,“房屋权属登记机关对房屋权利的记载信息,单位和个人可以公开查询”。
: d* w; d6 v2 u/ |" a
. i( I* k% L" C; F不过,2007年出台的《物权法》中,登记信息公开范围有所缩小,将登记资料查询、复制限于“权利人、利害关系人”。2008年住建部发布的《房屋登记簿管理试行办法》则规定,个人和单位可以查询登记簿中房屋的基本状况(主要指自然状况)及查封、抵押等权利限制状况;权利人出示相关证件和材料后,可以查询、复制该房屋登记簿上的相关信息。此次江苏盐城出台的地方规定就适用了《房屋登记簿管理试行办法》,实行有条件查询和限制查询。
& p0 L% i+ A! ]9 J, J; [' h9 A" T- ^: }$ ]& @( N
本组文据《南方都市报》、中新社、新华社
6 ]3 `2 _& y4 m2 \( I
+ L% }- U3 C$ D微言
2 x) S5 r0 [  j, t0 G4 q" s( N
! g) f2 ~  y1 v- J" w; c9 k# U人民日报:速出新规有心虚嫌疑* V6 m1 `9 c( I' a' E) p6 h

1 F5 B; h$ @9 n& Q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称,近来“房多多”事件频发,速出新规难免有心虚的嫌疑。  B9 W, e) r8 i0 _" M& y6 r
( m' Q0 g% W9 n1 Y8 x7 I
@人民日报:出于保护个人隐私和商业机密,新规确有其合理之处。然而,官员房产也具有公共属性,公众具有一定程度知情权;更何况房多多事件频发,速出新规难免有心虚的嫌疑。对此,各地应该给予更多解释。
3 X" E5 }* i( b2 E& E* I, M
, x( |+ a3 Q3 R$ x@新京报评论:近日,日本安倍晋三内阁19人公开了家产,上任的、卸任的、土地房产、存款证券,甚至是配偶子女的财产,也一览无遗。有中国记者感叹“有种偷窥别人隐私的负罪感”。如果都像日本这样公布官员财产,又何必严控“房产信息查询”?* j7 n0 @  K8 k

1 _6 Y) c: M) g7 v1 x- [% g@中国青年报:保护公民房产隐私很好,但不好的是,房叔现形后,不首先去推行官员房产公开,却急于封堵公民查询官员房产的途径。这不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而是把公民关进了笼子。把平民当人质,以“保护公民隐私”之名逃避应受监督,这有点儿耍流氓。
9 V5 d7 n) f' R5 u
4 z$ @! e2 y& Y( z, ~@连鹏(微博):“以人查房”的确涉及人的隐私,受到控制也算有理可依。问题是,请官员财产公开18年都没人理,但网络实名制和严控查房的出台却光速,怎么给人一种“保护腐败”的感觉呢?
4 O( P6 ?7 C2 f( @4 ?, p/ o2 M, f7 d% e# u- _) q1 {
声音2 J6 c" y8 M4 b2 ~/ h
7 K& g2 c# G, e& H% a
律师:信息公开无不妥
1 m6 z$ y4 N6 h$ s! x2 N* Q) G0 ~9 |0 z. P1 q3 Y. E( v$ f
原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珏林表示,漳州、盐城等地的相关规定有利有弊,不能一概而论。王珏林说,希望相关政策在防止腐败、揭露社会阴暗面上起到积极意义。同时,也要使个人的资产利益得到保护,防止信息乱查现象的发生。
( s) V9 x0 Z- T8 D# w9 F  q2 k6 K
# W! j/ G5 }# f* P& t北京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久凯表示,“这些规定上升不到法律的层面。”
+ X5 D; U* `" K/ Y) W& V5 p6 \2 |5 m4 L1 G$ o
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康建灿认为,这些规定的法律意义和约束力都不大。”她认为,“如果是正当途径购置的房产不怕暴露,政策背后可能是在保护某些人的利益,房产信息的公开没有什么不妥,还有助于反腐。”
' f5 j; D% a- I6 Q" e: e1 e% R
) ]' ~! N! Z% x' P) u5 H相关- m4 X7 |. f! o) M+ r1 N

( g* ]7 B+ X% C! _' f深圳“房爷”被批捕" l- a* w/ P% }" W: I: m$ A; ?
6 o9 b5 q- a! O2 T- d, V3 m
此前被曝有20亿资产
: P, z4 f. Z* [4 a, m0 B- p0 z9 L
+ x1 K- U2 B* j3 B2 P+ C深圳市人民检察院18日发布消息称,已于8日以涉嫌受贿罪、行贿罪,对原深圳龙岗区南联社区常务副站长周伟思采取逮捕强制措施。
9 W) D% r( Y+ `$ v: L/ K  o% D  i# X1 ~6 |/ A  D6 [- Q9 T
原龙岗区城管局副局长何永华等其他3人也先后被执行逮捕。网曝周伟思拥有“80多栋私人物业、20辆豪车、20亿资产”。, z: O* _. i- {' y  W# G! {4 z: q2 c
- w; F# P, R6 j6 Q. E- d" E, Q
& H+ G, ]1 K# \( x0 x
7 @6 e0 x3 T' ]9 ?6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9 08: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媒体:以保护隐私名义阻碍查贪官是权力耍流氓
/ M: L2 j7 t0 s时政新闻中国青年报曹林2013-02-19 04:22
/ O2 g0 G# r7 e3 ?: f. \
5 P! t7 |( C# R) a3 z: u$ e5 F原标题:禁止“以人查房”涉嫌把平民当人质2 G+ `! H+ B0 r, v) A% F2 |5 `

- L1 s! j( H! d  P" V- U1 w$ z) a先公开官员的房产信息,再禁止随意查询公民的房产信息,将掌握权力的领导干部和普通公民区分开,这在价值次序和逻辑推演上也才讲得通,才符合常情常理常识,也才是真正的保障民权。
+ a" U5 D7 D! h3 F4 U8 k  ^2 ~
- \5 K5 r  x  B$ O1 H1 [0 f. s2012年下半年以来,频发的“房叔”、“房婶”事件令住房信息系统成为一些官员的梦魇。近期,一些地方加紧出台房屋信息查询规范,对输入人名查询其名下有多少套房的“以人查房”方式作出专门约束。福建省漳州市就“严禁以姓名(名称)为条件进行查询,只能以明确的房屋座落或房屋所有权证编号进行查询,查询工作人员对房屋权属信息的内容保密”;北京市建委也在内部明确了纪律,个人一律不准进行类似查询。+ B) I7 y! \* |; b' U+ k- P, ~

' A" G% h# T# |; W7 K, }  F这样的新规定,被民众习惯性地当作“不去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之典范。人们本能地认为,一些地方政府公然站到了腐败分子一边,没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而是首先将监督政府和官员的民众关进了规定的笼子。公众的监督目标一指向官员的房子,一些地方政府就出台规定严禁“以人查房”,这不是保护贪官又是保护谁?* N" Y, F5 J+ C' p! h* z' W
/ J6 ~4 p" p; l- m4 U% K
其实,这些“禁止以人查房”的规定本身并没有错。反腐败当然要反,但反腐败不能凌驾于一切事务之上,民众的权利也应受到保护。无论是漳州的《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暂行办法》,还是《盐城市房屋登记信息查询管理办法》,其初衷都是保护民众的隐私权不受侵犯。如果我们的房产状况在网上可以被人随意查到,隐私权被侵犯的结果是非常可怕的,它将置每个公民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民众隐私权的保护与反腐败,其实一样重要。8 N7 Y" s0 Z( y$ d6 m9 Z1 q- p
# v# M! l- O/ o: z5 b9 N* o
问题恰恰出在,政府部门对民众热烈反腐渴求的刻意回避,对公众“公开官员房产信息”诉求的假装听不见,让公众产生了“政府在袒护腐败分子”的焦虑。房叔事件后,如果政府一方面推进官员的房产信息公开,无须民众去人肉搜索和网络查询,而是通过组织程序和制度框架将官员的房产信息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一方面出台规定强化公民隐私权的保护,避免公民的房产信息遭到随意查询的骚扰。那么,公众绝不会非理性到拒绝那些真正保障民权的规定。
4 O+ g5 `& u. G# M. R' O  ~0 {! z6 A* Q* r
一系列“房叔”事件暴露了某些官员令人瞠目结舌的腐败,反腐败必须先公开官员的房产信息,从而证明自己不是房叔。积极推进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先把房产情况向社会公开,以公开自证清白和取信于民——这才是“房叔”事件顺理成章的有效应对之举,“将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第一行动——这之后,才是反思随意的网络搜索侵犯民众隐私权的问题,从而出台规定限制查询。先公开官员的房产信息,再禁止随意查询公民的房产信息,将掌握权力的领导干部和普通公民区分开,这在价值次序和逻辑推演上也才讲得通,才符合常情常理常识,也才是真正的保障民权。# P9 @8 L5 L: c. \" c

5 T% L7 }* S# ?不通过“公开官员房产信息”将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却急吼吼地先行关上房产信息查询的门,堵上“曝光房叔”的反腐途径,这无异于以“保护民众隐私权”的堂皇名义,将积极监督官员的公民关进了笼子。
5 f( J) J5 p- X' g. l% N
' H2 x9 F3 w5 {# A“保护公民隐私权”,多少罪恶假汝之名!多少官员的罪恶栖息于“公民隐私权”的庇护之下!虽然轻易就能查询到公民房产信息,这隐藏着私权被侵犯的危险,可房叔事件以来,我们还没有看到过哪个普通公民的房产信息被随意曝光,都是官员房产现形的丑闻,网络曝光都精准地指向了问题官员。我们的政府部门,在各种“房叔”现形之前没想到过保护公民,房叔现形后却热衷于保护公民了。人们很难不将这种保护理解为“保护腐败分子”,很难不理解为“房叔”的现形引发了官场恐慌,一群比“房叔”房子还多的人急于堵上公众监督的渠道,于是禁止随意查询房产。
/ r) ?5 {3 o; w8 g$ r
9 K  v" ^* L, m  ]5 h( D确实,依靠这种随意查询和搜索房产信息的方式反腐败,不是正经之道。关键是,政府没有为公民的正当监督开制度之门,按理,官员有几套房产,公民是可以通过公开渠道查询到的,不必背上“侵犯隐私”的恶名。官员的房产信息和平民的房产信息,应该是两套系统,官员的可公开查询,而平民的不能。可掌握着决策权的官员们将自己“混同于”平民,混在平民队伍中,把平民当成人质,在“保护公民隐私权”的名义下逃避着应受的监督。3 n7 `" i1 \6 C1 ?" t+ k

' Q$ Y" j! w/ b/ @' j把平民当人质,以“保护公民房产隐私”的名义封堵上公民曝光贪官房产的途径,这是权力在耍流氓。5 Q2 ~8 C, g4 i
$ J/ M" D8 p, O2 a; M;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金峰论坛 ( 闽ICP备15022188号

闽公网安备 35018202000102号

GMT+8, 2018-6-23 03:08 , Processed in 0.23773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